天玺门户
我们一直在努力

棋酒金寅:棋酒定知交有味 轩裳得路可无心

金寅九段
  1月15日,第四届“汉酱杯”全国业余围棋大赛(南部赛区)的比赛将在广州打响,作为棋文化与酒文化紧密结合的一项特色赛事,每次谈到汉酱杯总是会忆起不少围棋高手与美酒的奇闻轶事,韩国棋界的几位领军人物也在其中。棋酒金寅棋酒定知交有味 轩裳得路可无心
  2021年4月4日,韩国围棋“永远的国手”、“不变的青山”金寅九段辞世。金寅九段是韩国围棋浪漫时代的最后的守护者,韩国《中央日报》棋评家朴治文(前韩国棋院副总裁)在悼词说:“金寅九段如今追求酒之真谛而去,而他的棋酒生涯为韩国围棋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芳踪。”
  金寅国宝级肝脏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是贯铁洞时代的黄金期。从赵南哲、金寅到曹薰铉、徐奉洙,韩国现代围棋的三代人角逐霸主。当时,曹薰铉“尚未渡过汉江”,棋坛既没有绝对强者,也没有绝对弱者,人人都在做“第一人”之梦。
  虽然角逐激烈,但棋局上流淌着浪漫,且富有人情味,也不乏幽默。棋手即使拿了头衔,也依然贫穷。微薄的奖金还不至于让棋手致富,赢者就拿奖金“大宴天下”。棋手们因为赢棋,所以要喝酒。同样因为输棋,所以也要喝酒。棋手们白天在棋盘上争斗,到了夜晚就酒桌上用杯盏和口舌争雌雄。
1971年,金寅和赵南哲在下韩国国手战挑战棋
  贯铁洞的七十年代处处弥漫酒香。韩国棋坛的酒党有金寅九段、金益英五段、申宗植六段、申彦澈二段、洪钟贤八段、田永善七段、金熙中九段,他们号称七杰。
  洪钟贤隆冬12月率着囊空如洗的后辈走出韩国棋院,酒资当然是由他掏,但是这天洪钟贤也是身无分文。他们找到路边的酒滩喝个迷醉,末了洪钟贤脱下上衣质酒钱。洪钟贤身板瘦削,比谁都怕冷,但是他不信没钱酒不能喝酒,挺着淡薄的衬衫阔步寒夜的大街。洪钟贤收官很强,所以绰号“洪流”或者“洪铁公鸡”,他还是上京畿高中时获得过数学竞赛第一名,是个出了名的秀才。
  后来洪钟贤考上首尔大学法学院,但最后选择了职业棋手。洪钟贤只上过一次挑战舞台,然后再也无法靠近胜负的第一线。之后洪钟贤号称酒八段,在“观酒”(想喝,但是身体不行,只有看别人喝酒)的境界不能自拔。
  田永善七段力战著称,且以独特的“田流”棋风在棋坛独树一帜。田永善一到夜晚两兜各揣一瓶白酒招摇,所以得到了“双枪将”的绰号。快棋的名手金熙中七段头衔战一结束就会率同僚钻酒家一条街,从头一家喝到最后一家才肯罢休。
  金寅九段和申彦澈二段则在贯铁洞旅馆房的墙壁一圈又一圈地摆放酒瓶。仁川的金益英五段70年获得过最高位战头衔,他的特点是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只是有一天金益英忽然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现在他的名字《围棋年鉴》也找不到,可以说韩国棋院也忘却了他。很久以后一度传闻金益英在某个孤岛成了灯塔看守人,后来又传来消息已经作故了。
金寅迎接渡日的赵治勋
  金寅九段是酒党的当然领袖,他当时尚未结婚,所以囊中还是有些余钱。金寅经常买酒,而且无论什么人都可以和他喝酒。金寅九段下挑战棋决胜局的时候,棋手们开始云集“老地方”。因为局后必然有一顿酒等着他们。金寅九段会拿出奖金的大半买酒,而且如果某个同僚棋士缺席,金寅九段就会说“谁怎么没来?”,所以,没有人会缺席金寅九段的酒桌。
  贯铁洞有一家炖菜馆,下雨就会天棚漏雨,也没有挂牌匾。不过无论要求熬煮什么,店家都能拿得出手,所以成为了棋手们的据点。一到晚上,不仅棋手,而且文坛泰斗闵炳山先生、自称“七流小说家”的姜泓奎(音)及还俗僧金圣东也会出现在这里。金寅九段挑战棋下到深夜以后姗姗来迟,他先找店家支付酒钱后才会加入酒桌。
  偶尔,面色发黑的千祥炳(韩国著名诗人)晃悠悠也会出现在酒家。他向金寅伸出手口里喊“一千块!”。虽然千祥炳一贫如洗前来讨钱,他自有自己的原则。向其他棋手只讨五百块,只有向金寅讨一千块。
  有一天,金寅就对千祥炳说:“我现在也拿到了国手头衔,所以可以给你两千块钱。”
  接下来,诗人千祥炳就说出了可以在棋坛传千古的一句话:“金寅啊,你现在依然是一千块档次!”
  因为金寅每天都在暴饮,周边的人开始担忧金寅的健康问题。有一天,和金寅九段关系要好的朴治文(棋评家)硬是把他拉到惠化洞的首尔医院检查肝脏。朴治文有些胆颤心惊地等着检查结果。
  不久医生出现了,不曾想医生一脸仰慕崇拜的神情:“这么好的肝,我行医以来第一次见到。这绝对是国宝级肝脏,应该作为国家天然纪念物供在博物馆。”
  和“曼陀罗”金圣东的渊源
金寅题字《国手》
  贯铁洞的韩国棋院是很奇怪的地方,建筑是第三共和国的实权人物李厚洛盖的,但出入韩国棋院的人都是厌恶朴正熙和李厚洛的人。韩国棋院月刊《围棋》成为了沈载卓、成渝辅(音,以上韩国组名媒体人)等被解职记者的临时避难处。晚年热衷于冥想顿悟的小说家宋基元也成为了《围棋》杂志的高参。
  后来成为小说大家的,年仅20多岁的金圣东挽着僧袍出现在贯铁洞。金圣东虽然偶然出现在棋手们深夜根据地的韩平旅馆,但是为棋界留下了留下了很多佳话。金圣东因笔祸被除去僧籍,两袖空空到处放浪流落到贯铁洞。金圣东学僧出身,棋力也有业余5段,他考取了大韩棋院《棋道》月刊招募的第一名,贯铁洞成为了曼佗罗金圣东的栖身之处。
  金圣东1947年生,比金寅小四岁,他的履历非常特别。金圣东上高中时已经有强1级(强业5)的实力,他作为学僧进山寺修炼时也无法放弃职业棋手梦,穿着僧服前来参加定段大赛。1977年金圣东还俗后选择的第一个职业就是《围棋》月刊的记者,但没做多久就离开。离开后创作了让他誉满文坛的小说《曼陀罗》。
金圣东
  后来金寅九段一喝酒念叨“谁能想到金圣东会变得那么有名”。金寅九段怀念贯铁洞时代的故人们,在那个桎梏的时代咆哮着以棋酒抚慰伤痛的文人们要么已故,要么已离开了棋界。仍在世而且还有联系的,也就是金圣东一个人。
  金圣东数年前因交通事故出现脑梗塞证照,之后蛰居隐遁起来。但是2018年,金圣东复出并付梓出版了停笔二十七年之久的长篇小说《国手》。《国手》曾1991年11月1日起在韩国《文化日报》创刊号上连载两年,二十七年后 终于完成为五卷本的长篇大作。
  金寅九段说:“和金圣东没联系很久了,《国手》出版前的几个月他忽然来找我,二话不说就掏出笔墨和宣纸让我写‘国手’两字。我好久没有碰笔墨了,怎么写也写不好。
  金圣东看着我麻爪,就忽然对我说;‘哥,先别弄了,我们就喝酒吧。’我们就开始一通乱喝。等我喝得要断片的时候,似乎我纸上写了些什么,这家伙就立刻说‘就是这个’,然后夺下纸张就立马消失了,真是胡来。”
  《国手》2018年仲夏出版后立刻摆上了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案桌,成为了他夏季休假期间阅读的书籍。《国手》的书名就是金寅酒醉后书写。
  “不变的青山”相伴围棋一甲子
金寅和曹薰铉
  金寅九段虽然拥有“国宝级肝脏”,但身体的其他器官并非“国宝级”,2000年代初期被诊断出早期胃癌后不得不切除了部分的胃。之后金寅九段戒了一段时间的酒,但没过几年又捡起来了。一开始只是喝红酒或者清酒,但没过多久还是换回了烧酒。
  2018年,金寅九段迎来了职业生涯六十年周年(金寅九段1958年定段),这是超过赵南哲五十八年棋士生涯的韩国最长现役纪录。韩国各家媒体为此采访金寅九段,金寅九段说:“事实上棋手如果离开了胜负,理应宣布引退。但是我不希望我隐退后和围棋界越来越远,最后断了缘分。我还是想在近处接着看围棋。”
  金寅九段棋士生涯的总战绩是860胜、703负、5无胜负,胜率54.8%。金寅九段在他的全盛期胜率接近90%,但是无奈后期败多胜少。金寅九段的正式对局截止于2015年。
金寅和本因坊林海峰的特别对局,金寅1胜1无胜负
  金寅四段(当时)1962年渡日、1963年归国,渡日后经日本棋院测试认定为三段。金寅是继吴清源之后日本第二位未经定段赛授予职业段位的棋手。金寅入木谷门下后坐上的是首席教习,调教当时顽劣不堪的小林光一和赵治勋。1963年曹薰铉渡日后,到木谷道场玩耍也接受过金寅的授业。
  金寅当时对日本同龄棋手保持80%以上胜率,“金竹林时代”由此而来。1963年金寅忽然回国,名为“服役”,但真正缘由不得而知。
  (蓝烈编译)
  (未完待续)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玺门户 » 棋酒金寅:棋酒定知交有味 轩裳得路可无心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天玺门户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