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玺门户
我们一直在努力

法邦分统选举缺乏百夜,疫情海啸上马克龙逢左翼夹攻|马克龙|同战党|法邦

原标题:法国总统选举不足百日,疫情海啸下马克龙遭右翼夹击
  进入2022年,法国总统选举火药味愈浓,距离4月下旬的大选投票已不足百日,马克龙的潜在对手已经浮出水面。法国媒体普遍分析称,对马克龙较有威胁的竞争者均来自右翼。
  年初也是法国在欧盟内身份转换的关口。当地时间1月1日,法国从斯洛文尼亚手中接过了指挥棒,正式接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这已经是法国第13次担任轮值主席国。
  在此次轮值期间,法国正好迎来大选季。法新社分析称,马克龙可借此机会,在总统选举前摆出欧盟领导者的姿态。如今大选即将进入冲刺阶段,尽管法国国内疫情形势已十分严峻,但各党政治人物丝毫没有放松。右翼的共和党眼下已聚拢在巴黎大区议会主席佩克雷斯周围,期待一举将马克龙击败,否则将陷入新的低谷。对于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的候选人勒庞来说,本次大选很可能成为她最后一次对总统之位发起的冲击,如若无法赢得与泽穆尔的竞争,并再次挑战马克龙,她所在的民粹阵营也难免重新洗牌。
  马克龙:重点打击共和党
  作为现任总统,马克龙至今仍未“官宣”参加总统选举,保持了一副超然于其他候选人之上的姿态。在五年以前的上次选举中,他曾宣告打破法国政坛传统上的左右对立,并组建“共和国前进”运动,竖起进步主义和亲欧大旗。
  法国《费加罗报》1月4日评论称,今年的大选对于马克龙的重要意义依然在此,他希望以一场胜利来确立由他奠定的政坛新格局,继续维持自己作为进步主义和亲欧阵营代表的形象。
  为此在新年伊始和大选不足百日之际,马克龙极力向选民表现出三重角色:欧盟领袖(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抗疫指挥官和国家制度的守护者。
  他即将在1月19日赴斯特拉斯堡,面对欧洲议会作一个重磅讲话,开启法国的欧盟轮值主席国任期。上周的新年讲话中,马克龙则表示,自己将密切注意大选进程,保证一切都在“最好的条件”下进行。
  为保证选战顺利,马克龙政府不惜在抗疫上采取一些“绥靖”做法。面对感染奥密克戎的确诊病例数字的光速增长,法国政府已颁令限制户外大型活动的参加人数,若聚集数量在2000到5000人之间,参加者必须持有健康通行证。不过,竞选集会事关民主程序,因此不受此限制。
  马克龙还公开对未接种疫苗者提出批评,称想“气死”他们。他表示从1月15日起,这些人将无法进入餐厅、咖啡馆等场所。《费加罗报》等多家媒体6日称,马克龙并非一时兴起,而是经过慎重考虑甚至是精心策划才作出上述表态,目的是为竞选活动预热,吸引在选民中占多数的“沉默的中间派”。
  法媒对此评论称,马克龙的这番表态“似乎来自一名总统候选人,而不是一位总统”。自佩克雷斯被提名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以来,该党已成为马克龙的主要关注对象。通过对未接种疫苗者采取强硬立场,马克龙想让共和党做选择:与他一起提高接种率,还是反对接种疫苗。假使共和党选择后者,那该党将在大选前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
  共和党:形势向好但仍需背水一战
  进入新年,佩克雷斯在共和党内确立了绝对的支持。她拥有2017年党内候选人菲永、共和党主席克里斯蒂安·雅库布(Christian Jacob)的支持,贝尔特朗也表达了对佩克雷斯的支持,而贝尔特朗身后是在右派阵营极具影响力的前总统萨科齐。贝尔特朗本人曾任职法国劳动部部长和财政部部长,对于解决疫情带来的问题非常有经验。
  值得注意的是,共和党的基层势力远比勒庞的“国民联盟”或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雄厚。
  在2020年法国市镇选举和参议院改选中,共和党保住了基本盘,守住了一半以上的大中型城市,并仍然占据着参议院中的多数席位;在2021年的大区选举中,共和党人也获得了法国17个大区中5个大区议会主席的席位,其基层实力依然不可小觑。
  2021年年底的数次民调已经显示,佩克雷斯已成为最有可能与马克龙在第二轮一决雌雄的候选人。进入新年,她借着抗疫大旗反将了马克龙一军。针对马克龙为大选集会“开后门”的做法,她公开表示,自己将来举行的选举集会“既要限制人数,也要健康证”。而佩克雷斯此前的造势大会也基本符合这一风格,只召集了3000人参加,其中不乏政坛“大腕”为之站台。这同时也与泽穆尔的13000人大会形成鲜明对比,后者人数虽多,却缺乏政界的头面人物出来背书。
  目前,佩克雷斯已被公认是马克龙连任的最大威胁,而她基本认可马克龙的防疫政策。法国24新闻网分析称,在防疫问题上,佩克雷斯最大的任务是需要让自己看起来和马克龙截然不同,因此必须展现一定的强硬态度。
  虽然佩克雷斯目前势头较好,但共和党在此次大选中已颇有一些“背水一战”的意味。法国《世界报》1月初就分析称,面对泽穆尔-勒庞、马克龙的夹击,包括佩克雷斯在内的共和党大佬们十分清楚今年的大选已是一场输不起的战斗。历经多年低谷,倘若未能拿下本次选战,共和党的一代精英都将丧失元气,难以在短期内东山再起。
  极右不容二虎
  极右翼的勒庞早已是总统大选的常客,今年是她第三次参加总统大位的角逐。在选举造势活动中,“国民联盟”的发言人和高阶成员对此毫不讳言,甚至还略带自豪,毕竟密特朗和希拉克两位前总统当年也是经过了两次失利才成功入主爱丽舍宫。
  根据一名该党匿名高阶成员对《费加罗报》的爆料,勒庞已经“破釜沉舟”,为自己立下规矩,将今年当做对总统地位发起的最后冲击。假若选战失利,勒庞也将不得不考虑其继承人问题。“国民联盟”可能会自1974年创党以来第一次迎来一个没有勒庞姓氏的党魁。
  然而,在那以前,勒庞首先要应付的还是来自同一阵营的竞争——另一位极右翼独立候选人泽穆尔。法媒甚至使用“野蛮”(sauvage)一词来形容这两名极右“同志”之间的争斗。为了争抢选民、明确定位,两位极右候选人背后势力的理念差异已然浮出水面。虽然同打移民和安全牌,“国民联盟”的主张显得更为“正统”:依然呼吁右翼团结,并避免过度渲染文明冲突,以至于掉落到“宗教战争”叙事中。而泽穆尔对此并无顾忌,在保守化和认同政治方面没有限制。
  “在四月的第一轮投票中,无论两人中谁得票占优,其所代表的派系都将在接下来的数年里获得更多权威,成为极右阵营的领头羊。”《费加罗报》评论道。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玺门户 » 法邦分统选举缺乏百夜,疫情海啸上马克龙逢左翼夹攻|马克龙|同战党|法邦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天玺门户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